季节随笔

124次浏览 已收录

  一

立春,是一年的开端。一年之计在于春。

立春是一年中的榜首个节气,也是节气四立之首。刚开春,一缕春风欢呼雀跃,就掀开了四季的篇章。四季的嬗递,节气的次序,总是被先知般的鸟类统领着,花草只肯默默地回应,不发一言,却风情万种。春来了,我打开魂灵的双臂,将春天紧紧拥抱。

惊蛰之后,春天的脚步好像往后挪了几下,便繁殖出去乡野逛逛的冲动了。去看一看雨后春笋的绿肥红瘦,趁便整理一下往日的深思遥想,抖落一下心里的浮尘,应该是不错的挑选。

到了四月,由于有了清明,气候变得氤氲湿润。清明时节雨纷繁,路上行人欲断魂,这清明的湿润,不知是因了天上下的雨,仍是因了行人落的泪?我试着了解清明:喧嚣,安定,在春分和谷雨之间孤单地漫步,是生的终了。

清明往后就是谷雨了。谷雨时分,雨便下得更勤更密更多了。谷和雨连起来真的很悦耳,雨下成谷子的容貌该有多美!有一种期盼的意象,有一种润如酥贵如油的夸姣感觉。这当然是指下在乡野田园的雨。雨若下在城市的水泥路面上,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有这种美感的,失的是身,失的是意。

春天的现象多半是夸姣的。天底下估量没有人不供认春天的夸姣,遇物尽欢欣,爱春非独我,白居易就是这么说的。品尝春色,沐浴春风,爱惜春色,无疑是热爱生活的一种固执。可是,事实上春色难永驻,有来必有去,无人能挡丢盔弃甲春去也的结局。无论是落花有意,或是流水无情,其实都是天然规律。不用伤感,不用悲叹,只需心中有春,生命的时节里就永久有春天。



夏天的阳光波澜壮阔。

夏日不可避免地来了。今夏的雨水较往年多,隔几天就有一场暴雨,浇灭跃跃欲试的热浪。可是到了六月,雨水现已无法压制住热浪的强势了,雨水落在地面上,立即被热浪蒸发而起,将行路的人整个地困在蒸笼之中。这现象正好印证了杜甫的诗句六合一大窑,阳炭烹六月。

  。即便到了夜晚,日沉月升,酷热仍是不愿收敛。我习惯不了整夜整晚地开空调,每隔两个小时就要关了空调,推开窗户换气,跟着热风轰然进入的,还有蚊子。它们毫不留情地在我的暴露处强烈狂吻,留下不少深深浅浅的印痕。

我这样行文,好像是在宣泄对夏日的怨气。是我自己小气了,万物此陶熔,人何怨酷热。其实,我心里理解,夏天然也有它的心爱之处。

夏把生命的曲调调高了八度,唱出了生命的大境地。

夏是生命的实质。夏总是充满着生命飞跃不息的旺盛生机,激越与昂扬相辅相成,热心与豪放携手共渡。它具有爽快的性格,就像一个真性格的汉子,坦率本真得一目了然。

夏以叶鲜,绿色是它的流行色。夏之韵,蕴含着绿之新鲜、花之迷人、果之诱人的意韵。夏是衔接春与秋的桥梁。在春播秋收之间,就是夏孕育老练的等待。

夏,是一个热情的时节,也是一个等待的时节。



秋叶,又一次开端了生命的轮回。

那些素日站立街头无人留意的绿色树木,到了秋天就会变得分外性感、妖娆。颜色斑斓的叶子,树叶映衬下的各色果实,让本来僵硬迟钝的城市有了酒后微醺般的性格。

深秋时节,站在树林里,静心倾听,能听到轮回的歌声;平气观看,会看见回归的舞蹈。从某种意义上说,秋是生命的终结者。秋天到来,当天空飘落下榜首片黄叶,随后给人的大都是枯、寒、惨、淡的意象,触之于眼,入之于心,人生苦短的慨叹,常如轻烟般爬上心头。一个人心上装满了秋之后,就会组成愁。这就需求拾掇。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秋天是收成的时节,也是考虑的时节。别人在秋天收成,我在秋天拾掇。拾掇心境,拾掇思绪。我把自己的思绪用文字保藏起来,让它发酵,让它沉积,沉积成秋天的回忆。

我通知自己,进入生命的秋天,要学会淡泊宁静,远离喧嚣与浮躁,拥一弯清辉,拈一片树叶,闻一声雁鸣,披一席霜天,让心声飘散在风中,摇曳淡淡的幽香。所以,便有了一种漠然的心境:观花开花落,去留无痕;看云卷云舒,宠辱不惊。只祈愿自己在高雅中渐渐老去。



别了春花的争奇斗艳,别了夏雨的繁嚣吵嚷,别了秋实的馨香引诱,冬就坦坦荡荡地来了。

冬是纯真的,纯得洁白无瑕。

冬是有内在的,自有它时节的诗歌。冬之萧条,是为了让人愈加爱惜生命的颜色;冬之严寒,是为了让人愈加懂得享用阳光的温暖;冬之冰雪,是为了帮人消除病菌净化生存空间;冬之沉寂,是为了给人孕育一个新春的惊喜。

冬是厚重的,由于它有故事。有故事,就会沉积出厚重。冬,并不是一个简略残败的结局,它和春相同,也是一种新的美丽的开端。

春发,夏长,秋收,冬藏。

春安,夏泰,秋吉,冬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