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父亲的“幸福”

124次浏览 已收录

  搬入新居不久。这天,我面朝着广大的落地玻璃窗,端坐在电脑前,凝神情定地专心肠打着字。光线很好,明丽的阳光像瀑布相同成桶地倾泻进来,周遭氤氲着暖暖的气氛:温暖、清亮、安静。心境,也沐浴在一片暖融融的气氛中。

俄然,大门响起一阵丁丁、冬冬,很不规矩、很凌乱的敲门声。像安静的湖面扔进了一块石子,打破了这份安静和惬意。我心里好生疑惑,嘀咕道:门上不是有门铃门吗?为什么还要这样乱敲门?

我轻声轻脚地走到门边,摒住呼吸,从猫眼里往外看去:只见是一个陌生人。他,头发蓬乱,脸上的尘埃和着汗水,渍渍点点,眼睛里显露一种焦灼和茫然的神色。他是谁?想干什么?一连串的疑问在我脑海里闪现。我警觉地将门翻开一条缝隙,并做好随时关上门的预备。问道:你找谁?

只见那人脸一瞬间胀得彤红。他从口袋里抖振作擞地摸出-包皱巴巴的烟香来,从里边抽出一支递来过来,脸上堆满了虔诚地笑意,嘴里嗫嗫嚅嚅地说道:同志,我就是在您住的这片小区干活的民工。我想请您帮个忙,不知您能不能同意?

什么事?你说吧?我推开他递过来的那只卷烟,一脸置疑地回答道。

见我情绪平缓、安静,没有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酷,他的脸上流显露-种激动,脸涨得更红了,语速短促地说道:是这样的,我的儿子立刻就要放暑假了,他就要从老家到城里来看我了。孩子说,他想亲眼看看自己的父亲在城里盖了多少美丽的房子,城里人住得舒畅吗?我想,孩子来了后,我能带孩子到您家看看吗?假如他看到城里人住上他爸爸盖的这么好的房子,心里必定感到十分自豪和美好的,不知您能不能同意?房子盖了许多,可我历来不知城里人住在里边的状况,我很难对孩子描绘清楚,不然,我只能带孩子在外面看看了,那样,我忧虑他会有一种惋惜的。这位民工一口气把话说完后,两眼显露巴望的目光望着我,一脸焦灼和期盼。

我茅塞顿开。本来这位民工父亲,是为了让乡间的孩子亲眼目睹到自己在城里的创作,真是-个心细的父亲啊!我也是一个父亲,自己在作业中取得了一点成果,或许在报刊上宣布了一篇小文章,不是也喜爱在儿子面前体现一番吗?那是一个做父亲的自豪和自豪啊。想到这,为了不孤负这位民工父亲这份小小的希望,我毫不犹豫地允许容许了。

这位民工见我爽快地容许了,激动地不住地连连称谢,一幅唯唯喏喏的姿态,嘴里连声说道:谢谢!谢谢!您可真是个大好人啊,我问了好几家,人家一听我要带孩子来看看他们家,有的-句话也不说,顺手就将门咣地关上了,吓了我一大跳;有的说我脑子有问题,竟直不可思议;还有的盯梢我,置疑我是坏人,一向看着我进了民工工棚。今日,我可遇到大好人了啊。这位民工的脸上-片高兴,荡漾出一种明丽。

几天后,这位民工父亲公然带着一个小男孩来到我家。小男孩约有十三、四岁的姿态,乌黑的皮肤,严严实实的身体,-双眸子很亮。

  。见到我,小男孩有-种怯怯的姿态,但看到我热心和蔼地抚摸着他的头,才显得放松起来。他父亲在旁堆着-脸的谦意,不断地说道:乡间孩子,不懂事,请多包容。

父子俩换上我递上来的鞋套,小心谨慎地迈着脚步。也许是笫一次踩上木地板,他们如同生怕将木地板踩踏了似的,脚步迈得格外地轻、缓、慢。我看到,此刻,一只大手和一只小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俩人的目光中有一种扭捏和拘束。做父亲的如同在努力地显示出一种老到和成熟,只见他边弯下腰,边对儿子讲道:叔叔家住的这套房子就是爸爸修建公司盖的。其时在盖这栋高楼时,我担任垒墙,你别小看了这垒墙的活,有必要要做到心细、手细、眼细,不能有一点点地误差。你看,其时在砌这面墙的时分,这面墙上还留有-个洞口,和街坊之间是相通的,为的就是运送砖块、水泥、黃沙等资料施工便利,待房子建好后,再将这洞口堵上,从此,两家再也不相通了。现在,我要是不说,你可一点也看不出啊!哦,对了,我的中级工考试也通过了,现在,我也是有文凭的修建工人了。

孩子的父亲,边向儿子努力地介绍着,边好像又回到了当初建房时的种种细节中。看得出,他在极力地想向孩子描绘出自己在城里打拼时的一些细节,让儿子感触到自己在城里作业的情形。儿子听了,不断地望着他的父亲,眼睛里流露着-种自豪和自豪的神色,只见他,又用另一只手握了握父亲的手。父亲的腰板好像又直了许多。面临此情此景,在一旁的我,心里也有一种温温暖甜美的感觉。

一瞬间,这对父子就看完了我的新居,俩人几乎是一步一趋地退向门边向我离别。俄然,这位民工父亲伸出两只手,一瞬间紧紧地摞住了我的手,感动地说道:今日,是我进城打工以来过得最美好的一天,我能进入到城里人家,感触到了一种城里人家的温暖,这种美好我一辈子也忘不了。我看到这位民工父亲的眼睛里泅上一片晶亮。

没想到,在我看来一件简略、一般的事,只不过让对父子进了我的新房看了看,竟让这位民工父亲这么激动。就这一瞬间,我感到,我和这位民工父亲心的间隔拉近了许多。周遭氤氲着一种温暖。

父子俩相互搀扶着下楼,只听到孩子对他父亲说道:爸爸,您真了不得,盖出这么好的房子,城里人住的真舒畅,假如咱们在城里也能住上您盖的这么好的房子就好了。儿子的口气里有种仰慕和神往。父亲爱抚地摸了摸孩子的头,说道:傻孩子,这怎样可能呢?不要乱想了。我想,你只需在家里把书念好了,帮爷爷、奶奶多干点活就行了。

孩子仰起稚气的脸,铿锵有力地说道:怎样不可能?我必定好好读书,将来有长进了,我必定要让您和妈妈住上您在城里盖好的房子里,和城里人-样的日子。

听了孩子的一番话,这位民工父亲情不自禁地将孩子往怀里搂了搂。我看到,这位民工父亲的腰杆努力地挺了挺。登时,他在我眼里一瞬间感到巨大了许多:一个父亲的傲岸和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