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花此叶长相映

112次浏览 已收录

  我的家园有一个偌大的池塘,池塘里有一池荷花。当夏天满塘的荷花怒放时,池塘便成了我小时候独爱去的当地。那荷花可真大啊,最大的直径有20多厘米,而托起它的荷叶更大,最大的直径将近1米,几乎就像让荷花睡觉的绿色小床。远远望去,一片片又肥又大的荷叶堆满了整个池塘,一向堆到了天边;而那一朵朵将开未开、含苞欲放的荷花,则像在荷叶这一个个圆圆的绿色舞台上嬉戏、歌舞的身着粉红色连衣裙的小姑娘这种美好的意境从幼年起就深深镶嵌在了我的记忆里,长大后我走到哪里,不管曩昔了多少年,竟一直一点儿色彩也未褪去。

但是,后来让我愈加喜欢荷花并对其发生深深敬意的,还有另一种原因。

有一些花,如桃花、紫荆花等等,花开了,却没有一片叶,等绿叶逐个长出、伸出一只只绿色的小手时,花现已凋谢了;有一些花,绿叶长出来时却看不到花,比及花开端怒放时,叶或已不那么鲜亮浓绿,或已干枯或已落在地上化作了泥土,或虽还在但已被花挡在死后或消失于花下,或人们只留意赏识花而早已忘了叶

人间花与叶的命运大不相同:花总居高临下,叶常屈居花下;花多被人赏识,叶却少有人问津;花多被人爱抚,叶却常常失宠;花多被人手捧,叶多被人脚踩;花多被人赞许,叶却总让人忘记虽然有红花虽好,还得绿叶扶持这话,但记取的人并不是许多。唯一荷花,花离不开叶,叶也离不开花,花与叶总是相依相伴、携手与共。

你看,在碧波荡漾的水面上,千万荷叶多像一块块溢青流翠的绿毯铺满整个水面,好像溢满了绿色的生命,远远望去又似朵朵绿色的云,荷花恰如点点红霞装点其间,与荷花相映成趣。接天莲叶无量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花的幽香,离不开叶的挺秀。亭亭玉立的荷花,只要配上碧绿清圆的荷叶,才干更显出亭亭玉立;假如只要荷花,而没有硕大碧绿的荷叶,那荷花的美便会大大削弱。若没有叶的扶持,荷花很难在水面上开放;若掐断荷花,水就会从被折断的茎里倒灌,致使根部腐朽,叶天然也会逝世。

自古以来,荷花与荷叶都是密不可分的:有叶才有花,有花才有叶,叶肥花才美,叶亮花才鲜,叶绿花才红,花红叶才艳。叶气味芳香,花幽香袭人;叶有卷有舒,花有开有合。水摇荷叶动,露滴荷叶响,风吻荷花香。非常荷叶五分花,叶有多绿花有多红,花有多艳叶有多美。荷花与荷叶终身彼此融合,相配得是那样调和、完美、天然,如情侣般相依相随,你若只想赏识荷花而抛开荷叶那也是很难办到的。试想,一朵没有绿叶的蔷薇、月季、玫瑰、郁金香等等还不失为美,而一朵没有一片片如撑开绿伞、如碧绿玉盘的荷叶相衬托的光溜溜的荷花还会那么美吗?难怪人们又称荷花为绿荷绿叶之荷,由于花与叶早已是天衣无缝、难以切割。花乃叶,叶为花,花中有叶,叶里有花,好像大天然的天作之合。

而更难能可贵的是,荷花与荷叶不光相依相伴、藕断丝连,居然还盛衰与共、存亡相随:无叶花不开,无花叶不在;花败叶也败,叶残花也衰。我留意调查过池塘里的荷花,大凡荷叶碧绿鲜亮似一捧溢出的通明艳丽的颜料时,荷花也开得特别艳红艳丽,是万绿丛中的一抹非常耀眼的红;大凡荷叶开端逐渐干枯时,荷花也就没有曾经那么鲜红了。跟着荷叶的干枯日渐加剧,荷花也一天天从二八少女逐渐开端变老,比及荷叶彻底干枯时,荷花也就跟着衰落了,最终只剩下了落叶残红晚唐诗人李商隐曾写过一首《赠荷花》的诗,正是描写了这种情形

人间花叶不相伦,

花入金盆叶作尘。

唯有绿荷红菡萏,

卷舒开合任单纯。

此花此叶长相映,

翠减红衰愁杀人。

1927年7月的某一天晚上,一个身穿长衫的29岁年轻人沿着月下的荷塘漫步,看到月不小心下跌荷塘化作一片雪白,看到塘里的荷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佳人所以写下了《荷塘月色》。这个名叫朱自清的年轻人笔下的荷花无疑是人间最美的荷花,言外之意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荷的幽香,为咱们精心制作出了一幅荷的仙界。但是我以为美中不足的是,他仅仅写出了荷花的表面,并没有写出荷花的心里。而李商隐笔下的荷花则更让我感动,由于他诗句里流淌着更多的是荷的不大为人所知的真情,是荷花与荷叶相濡以沫、存亡相伴的魂灵。

我曾经只知道荷花纯洁无瑕、明哲保身、傲然挺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被称作正人花,从未想到过她与荷叶之间竟还有着如此一场纯真动听的存亡恋。若把荷花比作美丽纯洁的少女,那荷叶多像日夜看护在她身边的痴心伴侣:花亭亭水上而立,叶甘心全身作台;花含羞地躺在叶的怀有,叶则用自己那硕大的身体悄悄托护着花;叶围着花轻舞,花则为叶纵情独唱。花困了,叶铺起绿色的圆圆小床;花哭了,叶悄悄托起那晶亮的泪珠,颤抖着吻了又吻;即使是花与叶的茎折了,仍丝丝缕缕紧相连

此花此叶长相映,翠减红衰愁杀人。荷花与荷叶真如一对相亲相爱的童男童女,晨在霞丝里相依相伴,夜在月光下款款私语,你倚着我,我偎着你,寸步不离,携手同心,盛衰与共。叶好像为花而绿,花好像为叶而开,花与叶又好像为对方而生而死。

  。花开了,绝不忘扶持它的叶;叶残了,花也不想再持续开下去了一天,我来到荷塘,望见满塘的荷叶没有曾经那么鲜绿了,荷花也没有曩昔那么鲜红了,荷花似在伤心肠哭,泪珠一滴滴落在了荷叶上,好像在说,叶要离去了,我还有心怒放吗?

我久久凝望着这满塘的荷花,好像接触到了花与叶的生命在悄悄颤抖,纵使它是无语无声不会表达的小小植物,可我好像看到一个个纯真晶亮的人人间最美的汉字早已溢满了整个池塘

花叶犹如此,人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