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酒

91次浏览 已收录

  用什么来下酒?这是一门大学识。花生米最遍及,可是我以为这是最单谐和最没有想象力的下酒菜,叫我吃花生,我甘愿白干。

我对立的仅仅吃现成的花生,偶然在菜市场看到整颗新鲜的落花生,买上一两斤,用盐、糖、五香和大蒜煮熟剥壳吃,又另当别论。

克己红烧牛肉,当然是上等的下酒菜,但太花费时刻。

  。要是有空闲来预备,那把戏可真不少:炸小黄花鱼、芋头蒸鹅、酱鸭舌举之不尽。花钱花时间的下酒菜,总觉得不行亲热。

在庙街档口喝酒的外国水手,掌上点一点盐,也能下酒,其乐融融。家父的友人黄先生,没钱的时分用一把冬菜,泡了开水干上两杯,比山珍海味还要好。

岳华和我两人,在日本千叶的小旅馆,深夜找东西下酒,无处寻找,只剩一条咸萝卜干,要切开又没有刀子,唯有用啤酒瓶盖锯开来吃,亦为一生难忘之事。

三五至交碰头,有时偶遇比相约更高兴,拿出酒来,有什么吃什么,高兴备至。家里常泡有一罐鱼露芥菜胆,以此下酒,绝佳。

至于现成的东西,我喜爱南货店里卖的咸鸭肾,切成薄片,一点也不硬,又脆又香。要不然就是日本的瓶装海胆掺鱼子或海蜇、韩国的金渍和酱油大蒜、意大利生火腿和蜜瓜、泰国的指天椒虾酱,最便利的有宁波的黄泥螺,这些都比薯仔片等高超得多。

最近由两位舅舅处学到的下酒菜,我以为是最完美的,各位不妨一试。那就是在天冷的时分,倒一小杯茅台,点上火,拿一尾鱿鱼,撕成细丝,在火上烤个略焦,渐渐嚼出香味,配任何酒都合适。

把一个小火炉放在桌上,上面架一片洗得干干净净的破屋瓦,买一斤蚶子,用牙刷刷得雪亮,再浸两三个小时盐水让它们将老泥吐出。最终悠然摆上一颗,微火烤熟,啵的一声,壳子翻开,里边鲜肉肥甜,吃下,再来一口老酒,你我畅谈至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