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

94次浏览 已收录

  卡比内奥营地的名声较为欠安。此处原有一头小公牛,身段健硕,却横冲直撞,野性犹存。

小公牛有些德文牛血缘,体魄巨大,皮色深红,浑身筋肉暴起,更有一对硕大的犄角。一起拉犁的火伴性格驯良,作业勤奋,深得主人喜欢,但他却似半路杀出一般,总迷恋着田边树林,总希望着重返草原,重返从前自由自在的日子,和旧时火伴一起徜徉。回忆中,每个露水染湿的晨起、浅草掩盖的山丘上,他会与火伴咀嚼鲜美多汁的草叶。而六月苜蓿飘香的日子,他们会踱到山沟,聚在柳荫遮盖下的浅浅池塘。小公牛着实不喜欢脖子上的轭,也不喜欢冬季。在他心目中,户外草原上好像终年都是夏日。若能重返草原,该有多好!

一天,持久期盼的时机总算到来,他没让时机溜走。他在火伴身旁,还未套上轭,牧人也不在近前。所以,小公牛高扬起头,喷出一声成功的鼻息,冲着森林直奔而去了。

有一阵子,牧人还在追他,可没一瞬间便抛弃了。随他去吧!主人说道,肚子饿的时分,他会跑回来的。光吃杉树芽,撑不了多久。

小公牛在雪地奔驰,一瞬间便远离营地。他觉得有些疲倦,便怠慢脚步,走了起来。冬季的落日寂寥无光,斜斜地铺在森林之上,将草坡与洼地上的积雪染出层层不同的色泽。小公牛腹中有些饥饿,便啃起树干边际的苔藓果腹,那苔藓的滋味却实难让他满意。月亮还未升起,小公牛牵强填饱肚子,躺倒在一处灌木丛下,预备过夜。

数里之外,恰巧有头熊碰到了小公牛留下的脚印。迷路的小牛!这是简单得手的猎物。那熊开端追寻。月亮高悬时分,小公牛听到了动态,有东西在接近,尽管不知是什么,他却也站动身,静静等候着。

那莽撞的熊扑进灌木丛,并不曾想过会有何反抗。只听得一声低吼,小公牛便把熊顶翻在地。接着,小公牛转个圈,建议反击。一刹那,惊呆了的熊便已落败。小公牛尖利的犄角让他无暇自保,更顾不得腹中饥饿了。掉头逃跑之时,小公牛又顶上来,把熊紧逼向一棵大树。那熊紧张地爬上树干,才牵强躲开小公牛的进犯。小公牛不屑地掉转身形,回到了起先的暂时居所。

晨起的金黄刚刚闪现,这精力旺盛的造物便又踏上了行程。他啃食了不少苔藓,却并不赏识苔藓的滋味。想想越来越接近从前的草原,想想草原新鲜的青草和潺潺的溪流,他益发觉得苔藓难以下咽。越来越厚的积雪,也让他对冬日的厌恶与步俱增。小公牛走到一处打开的山边,此处曾有的松树已没了皮,只成长些桦树。小公牛咀嚼略带香味的嫩条,觉得也不过是只能填填肚子的粗食。

腹中饥饿愈甚,小公牛不由想起出逃的营地,但也决计不会返回了。他要坚持,坚持到归于自己的草原,要重返熟识的池塘边上的小水沟,要在那里与欢欣的火伴一起舔食盐粒。无法言说的天性引领他直奔南边,心中的希望不断唆使他持续行程。

那日下午,有头豹突袭了他。豹从树上跃下,撕裂了他的咽喉。小公牛奔过矮小的树丛,掉转过头,暴怒地直扑向那豹。豹跃回树上,小公牛便持续前行。

但是,不久他的脚步便慢了下来。豹的利爪深深刺进了他的咽喉,流出的鲜血染遍了死后的脚印。但是,一双圆睁的眼中,追逐希望的巴望并未跟着膂力的削弱而平息。小公牛不甚介意自己的衰弱。巴望敦促着他,让他无暇顾及伤势,也无从顾及空空的胃肠。或许,饥饿本来不是问题,沿途都有暗淡而干瘦的苔藓供他果腹。

不久,小公牛走到一条小溪边,水流激荡在冰雪掩盖的卵石上,宣布弱小的声响。小公牛缓步沿着小溪行走,而他的身影刚刚消失不久,远处转角便呈现了那豹。豹一路盯梢,跟随血迹而来。奸刁的豹知道,流血和饥饿会终究起效。最终一刻到来时,不再会有太多反抗了。

天色已近傍晚,小公牛心中仍充溢巴望,不肯躺下休憩。整个夜晚,透过林间空地银色的光,透过怪异昏暗的密林,饥不择食的小公牛仍然希望着,希望着苜蓿的幽香和梯牧草的新鲜。或许正是饥馑唆使,他孤绝地持续着自己的行程。整个夜晚,他死后远远地,一直尾跟着那警惕的豹。

日出时分,筋疲力尽的小公牛跌跌撞撞地走到了大湖边。没有暗影遮盖的湖面上,积雪向南横亘开去,稀有里之遥。这便是他的路了。小公牛毫不迟疑地跨步前行。风将湖面上的冰雪吹开,显露块块空处,但也仅仅绝小的部分。晨起阳光之下,浅灰、紫红、枯黄,艳红的种种颜色,温暖地涂改在湖面上。

小公牛的命运已然注定。他蹒跚而行,每一步都很费劲。从前有力的头颅耷拉下来,简直触到了湖面的积雪。小公牛踏上湖面的时分,森林边际处,那捕食的豹又从荫蔽的当地呈现了。豹抬起浑圆的头颅,绿色眼睛里宣布凶恶的光,跳过那片空阔,小公牛寸步难行的情况立时了然于心。

  。豹再次低下头,鼻子靠近血染的雪,持续他的追寻。他起先缓步小跑,接着大步疾驰。至此,小公牛的行程已到结尾。他前腿一软,跪倒在地,又挣扎着站起,稳住身体,四下张望。他的目光不再明晰,却仍然于含糊中看到,那肌肉突起的野兽正顺着他的脚印而来。小公牛从前的勇气风驰电掣般闪回。他转过身,放低犄角,面临应战,以最终的力量直冲上去。那豹停下脚步。可小公牛懦弱的双膝现已难于承载本身绝大的冲力,他一头栽倒在雪中。小公牛低吼一声;翻了个身,心中巴望的草原从眼中逐渐淡去。那豹纵身一跃,跳上小公牛的身体,獠牙直刺咽喉。但小公牛已然毫无知觉了。并非是这野兽,而是小公牛自己的热望,征服了他。

那豹嗜血的巴望满意了。他抬起头,前爪搭在小公牛的尸身之上,直起了身,四处张望起来。

此刻,若有人于湖边瞭望,那野兽和他的猎物不过仅仅一处黑点,若有若无。也在一起,遥遥之外,陈旧森林的深处,正有一头公牛孤单地于枷中低吟,无休无止,不饮不食,是为他失去了踪迹的火伴黯然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