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耳为什么能火

67次浏览 已收录

  重耳背面有一个强壮的策划团队,方针清晰地想把他打造成那个年代最牛的人。他们为此而不懈努力着。

在楚国和秦国,重耳领会了什么才是大国风貌。小国和大国的眼光差了不是一截两截。楚成王一见重耳,就自傲满满地确定,这个老男人一定会复国为君,便以正规的公侯之礼会晤他。楚成王从这个落魄的人身上得到了退避三舍的许诺。

秦穆公更务实。重耳的侄子子圉在秦国做人质时,秦穆公把女儿嫁给他。后来子圉逃回晋国成了晋怀公,妻子怀嬴寡居秦国。这件事天然让秦穆公和秦国人都如鲠在喉,重耳的到来是个关键。秦穆公很热心地接待了他,还送给他五个绮年玉貌的姑娘做妾媵,其间就有他寡居的女儿怀嬴,想瞒天过海。

重耳都60岁了,也不会二到什么也不知道。对秦穆公的礼遇,他知恩图报;但对这个怀嬴,他一直耿耿于怀。有一次,重耳让怀嬴给他倒水洗手,洗完后很不谦让地挥着湿手就让她走开。怀嬴是个很有特性的女性,自尊心受挫,气愤地辩驳:秦、晋是能够对抗的国家,你凭什么看不起我?这话把重耳问住了,也问怕了。令郎惧,克服囚命。就自个儿解去衣冠,到秦穆公那里自囚请罪。

秦穆公的一番话,不咸不淡,但是很有内在:我嫡生的女儿中,这孩子最有才德。最初子圉在我这儿屈尊做人质时,我确实曾把她许给子圉,现在想让她与你成婚,看来有点强人所难。但不这么做,我找不到什么像样的理由来帮你。我不奢求你明媒正娶她,故而让她在五女之列服侍你。现在你解去衣冠来此请罪,其实是我的罪行啊!收不收留她,放任令郎处置。说完,面无表情地离去。

秦国与晋国是街坊,如有或许,重耳会以最快的速度复国为君。我们不辞辛劳奔走十几年,总算到了家门口,可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现在重耳遇上坎儿了:怀嬴是寡妇,仍是被自己的仇人子圉扔掉的,按辈分仍是侄媳妇,现在却要他娶她,真的很难!重耳打起了退堂鼓,令郎欲辞。

在这个节骨眼上,重耳背面的策划团队岂肯干休?我们推举才智渊博又能说会道的胥臣臼季来做重耳的思想工作。胥臣臼季先说了一通不着边际的话,什么德运、道义,还扯到黄帝和炎帝,但终究落实到一个利字。

重耳心动了,又去咨询舅舅狐偃。狐偃更直白:将夺其国,何有于妻?唯秦所命从也。连子圉的国家都要夺过来,那占有他的妻室又算得了什么!

重耳又去找更慎重的赵衰协商,赵衰不像胥臣臼季那么啰里烦琐、遮遮掩掩,也不像狐偃那么显露率直,他说:欲人之爱己也,必先爱人。欲人之从己也,必先从人。无德于人,而求用于人,罪也。今将婚媾以从秦,喜好以爱之,遵从以德之,惧其未可也,又何疑焉?没错,在这个关键时刻,怕的就是秦国不肯帮助,怎样还能开罪他们呢?

重耳总算想通了,先送回怀嬴,然后慎重派人送聘礼,选黄道吉日明媒正娶,正式做了秦国的乘龙快婿。尽管重耳已有不少老婆,但秦穆公的女儿仍是后来者居上,成为晋国榜首夫人。秦穆公和重耳完成了一次双赢的买卖,靠着这层翁婿联系,秦穆公也就理直气壮地将重耳扶到晋君的宝座上了。

重耳62岁那年,总算复国为君,为称雄华夏供给了或许。他春天开端执政,花了一年的时刻管理国家,而这年冬季就遇上一个大展拳脚的好机会:名义上的中央政府首脑周襄王出事了!周襄王的胞弟王子带与废后私通被发觉,便先下手为强,逼宫。周襄王一面跑到郑国流亡,一面派人到晋国和秦国紧急。他做了两手预备,让秦国和晋国竞标,谁先来擒王他都不吃亏。

在狐偃的策划下,晋文公重耳决断出动戎行平乱,周王复位,杀王子带,赚足了眼球。但晋文公可不是白使唤的,干完这一票就跟周王谈起了条件,恳求答应他身后选用挖地道的皇帝葬仪。周王拒绝了,作为补偿,赏赐给晋文公南阳八邑。

这八座城虽是周王的税收来历,但比起其他诸侯的封地,王的公民仍是有许多心思优势,天然不肯屈降为诸侯之民。尤其是阳樊城的人,清晰表明不服。公围之,将残其民。采纳攻击并宣称屠城,这么做明显缺少政治才智。城宰仓葛在城楼上的讲演,给晋文公上了一课:君定王室而残其姻族,民将焉放?晋文公马上觉悟,撤围,让阳樊人随意收支。

  。

原城也不服,但在这次进攻中,晋文公和他的策划团队明显吸取了取阳樊的经验,做足了预备。文公伐原,令以三日之粮。三日而原不降,公令疏军而去之。晋国戎行只预备了三天的粮食,三天内原城不屈服就撤军,典型的攻心战。三天后,派到原城的特务出来说:再过一两天原城就支持不住了。但晋文公坚决撤军,刚撤到原城邻近一个叫孟门的当地,原城就送来了降书。要的就是这样的作用!别的六座城都望风披靡,不战而降。

其实,回忆晋文公曩昔的所作所为,不可谓不贪;现在的做法却判若鸿沟,都是策划的成果。很少有人会违背人的天分,片面地想要巨大一下,不过都是被策划,被巨大罢了。

在团队的策划下,晋文公走上正轨,终究以一场更富暗地策略的城濮之战,打败头号强国楚国,成为名副其实的春秋霸主,晋文公也借此完全火了,成为其时榜首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