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粮的记忆

98次浏览 已收录

  一些深入于心的回想,常常会固化为一种日子习惯。而这种物是人非的日子习惯,又往往于不经意间,同当下人们习以为常的日子方式,发作一些风趣的对立磕碰。

一天,我在单位的餐厅用餐。在一个买饭的窗口前,我问一位40岁左右的大嫂:有粗粮主食吗?没想到,她听了我的话,居然一头雾水:粗粮?啥是粗粮?见她这般反响,我不由有些慨叹:怎样,连她都不知道什么叫粗粮了?看肤色神态,她应该就是一个来自乡村的中年妇女嘛。看来,在她这个年纪段以下的人群之中,粗粮这个名词已然死去了。这真是,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个国际改变太快。

在我这个年纪段以上的人群,尤其是城市居民之中,大约没有几个不知道粗粮这个名词的指向是什么。

  。在我的青少年年代,城市居民吃粮,国家是严厉按定量操控供给的。假如没有供给凭据,比方粮本、粮票之类,有钱也不能从粮店或许饭馆买到粮食和食物。我记住,作为中学生,国家给我核定的粮食供给定量,是每月30斤。

这每月30斤的定量,又分为细粮粗粮两类,供给份额一般是各占一半。所谓细粮,其实就是小麦面粉。所谓粗粮,指的是谷类、豆类、薯类、玉米等等。在其时,大米也是被划为粗粮类的,可是国家有规矩,每人每月购买大米的数量上要封顶。在咱们北方,这个定量一般是3斤,最多5斤。所以,喜爱吃大米的人家,也是不能把粗粮定量都买成大米的。

早些年,郭达演过一个名为换大米的小品,说的是乡下人拿大米来跟城里人交流其它粮食的故事。高不高于日子且不说,这个小品却是的确表现了文艺作品源于日子的准则。由于少年时的我,对这样的作业习以为常。可是这样的交流并不是等量交流,而是有差额的。一般来说,一斤大米要交流一斤三两,乃至一斤半玉米面或其它杂粮。否则的话,换大米的小贩就无法吃差价了。在这样一种商场规矩之下,除非那种家里饭量小的女孩子多的人家,一般人家是容易不舍得进行这种交流的,尤其是像我家这样都是男孩子,用母亲的话说肚子如同永久没个饱的人家。虽为北方人,但我却特爱吃米饭。只吃大米不吃窝窝头,从前是我少年时的最高饮食寻求。可是粮食本来就不够吃,又哪来的余粮换大米!

细粮馒头好吃,粗粮窝窝头不好吃,恐怕是那个年代所有人都认可的点评规范。在短少荤腥的情况下,就更是这样的。有一段时刻,由于作业的联系,爸爸妈妈没有时刻为咱们兄弟料理饭食,我和弟弟就吃了一段时刻的食堂。有好的先不吃差的,是我俩不谋而合的就餐建议。因此,那一半的细粮饭票,上半月就被咱们消除得一尘不染。到了下半月,就只能痛苦万状地顿顿啃窝窝头了。跟我俩同桌就餐的一位大哥,就餐准则同咱们正相反。当咱们鄙人半月看着他有滋有味地、细嚼慢咽地品尝白面馒头时,心中很是仰慕不已,敬服他会估计。可是咱们却忘了,人家上半月也从前这样眼巴巴地仰慕咱们来着咱们都相同啊!

在秋收季节,粮店也会有地瓜供给。通常是1斤粮食定量,能够换购7斤鲜地瓜。这样的供给方针,关于咱们这种男孩子多、粮食不够吃的家庭来说,仍是比较人性化的。所以,在我的少年年代,就常常有排队买地瓜的阅历。地瓜买回来之后,蒸地瓜、煮地瓜、熬地瓜粥,总归一段时刻内顿顿吃地瓜。虽然把戏时有创新,但万变不离地瓜,直吃得胃里常冒酸水,搞得我成人之后再也不肯吃地瓜,更不会眼馋他人吃地瓜。

咱们家近邻那户人家,有三个儿子,个个都处在见了饭如狼如虎的年纪,换购地瓜的积极性更高。哥仨有一回去排队买地瓜,把家里专一一辆自行车也骑了去。买地瓜是一件比较繁琐的作业,排队、交钱、过秤、堆堆、装袋,一忙就是大半天。所以,我对排队买地瓜形象才会那么深入。哥仨把一大堆地瓜归整好之后,现已快黑天了。饥不择食的哥仨,一人扛起一袋地瓜就回了家,早把自行车的作业给忘得一尘不染了。

等回家把地瓜吃了个肚儿圆,短路大脑康复正常的哥仨,刚才突然想起,把宝物自行车给忘在粮店门外了。所以,赶忙跟头轱辘地跑回去找。跑到粮店一看,哪里还有什么自行车啊,影都没了。自行车关于那时的一个家庭来说,毫无疑问归于宝贵财物。这样的财物丢掉了,相关责任人天然要被问责。所以,哥仨不管巨细一个没跑,逐一挨了老爹一顿暴揍。那场景鬼哭狼嚎的,很不人性化,就不细说了。

作为平常百姓,常常会有些没来由的优越感,比方我。插了挨近两年的队之后,我被招了工。我所从事的那个工种,享用国家最高的粮食定量供给规范46斤。换句话说,国家以为,我那个工种所从事的,是最重的体力劳动。当有些棒小伙由于分到了好工种而对我表现出优越感,却又仰慕我手中多出的粮票时,我天然也是会生出一些优越感的为了自己享用的定量。

抑郁的是,考上大学今后,我的粮食供给定量又给降下来了每月32斤。吃惯了高定量,天然难以再习惯低定量,尤其是关于一个刚满20岁、食欲正好的小伙子而言。所以,吃不饱的感觉就常常与我相伴。天之骄子,是其时人们喜爱用来描述大学生的名词。可是其时的我却觉得,一个常常吃不饱肚子的大学生,也是很难一以贯之地骄起来的。

上了大学今后,咱们吃了一年多公有制性质的桌饭。之后,在学生们的强烈建议下,桌饭制改为了私有制方式的饭票制。在吃桌饭的时分,每桌8个人,男女搭配。食堂开饭时,每桌派人去领回一盆菜、一盆粥,外加每人细粮和粗粮制成的干粮、也就是馒头窝窝头各一个,然后咱们均分了吃。那盆被称为菜的汤汤水水,维生素比较足够一些,没有什么脂肪胆固醇之类,肯定有利于瘦身。

咱们那桌上,有两个跟我年纪相仿的女生。女孩子饭量小,又加腼腆拘谨,吃饭时便只吃馒头,而大方地把窝窝头让给同桌的男生吃。或许是人家对我没啥感觉,又或许是以为我这来自城市的白面后生,也不屑于吃这嗟来之窝窝头。所以,她们剩下的窝窝头,都让给了来自乡村的大龄男生们,居然就没人肯让给我一回。

不为五斗米折腰,那是雅士们的境地。关于一个吃货来说,食物的诱惑力可不是一般的大。谈上女朋友不久,她就很热心肠把自己的充裕饭票,毫无保留地援助了我。我以为,这关于咱们之间联系的升温、提速和稳固,起到了比较大的催化作用。虽然在这些充裕饭票之中,粗粮占了绝大部分。

粗粮粗粮我喜欢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一个名词能够死去,但那些难忘的回想却不会死去,被它们镌刻而成的回想更不会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