胎记

170次浏览 已收录

  夜已深,小约瑟从他龌龊的背包里找出了他的十字架,亲吻了十字架上的耶稣,喃喃地说:耶稣,我仍是个好孩子,保佑我安全地度过这一夜,不要让坏人来杀我。

小约瑟是个巴西首都里约热内卢的漂泊儿童。在里约热内卢,不计其数的儿童无家可归,漂泊在外,晚上他们都睡在一同,相互有个照料。

为什么小约瑟会有如此独特的祈求文?因为杀漂泊儿童已是巴西的一种习尚,孩子假如一个人睡在某一个大厦周围,常会被人开枪打死。

大约清晨1时,小约瑟睡觉的街道上已静到了极点,遽然一辆轿车疾驰而至,3个蒙面人拿着自动武器向这些孩子扫射,50多个孩子中弹,13个当场逝世。小约瑟奇迹般地逃过一劫,他天性地去找他的十字架,他周围的火伴也在找他们收藏的十字架。就因为这些动作,凶手发现他们依然活着,将他们拖上了轿车,在几里路以外,他们被推出了车子,在那里被枪杀,而尸首也留在了那里。

法网难逃,一名清道夫目击了整个大屠杀的通过。他没有看清楚车牌号码,但是却认出了车型,因为车子是外国车,并且很少人开,警方很快地找到了3个嫌疑犯。他们其中之一有这种车子。

清晨1点多,他们在丢掉小约瑟的当地走进了一家酒吧,酒保将他们认得一览无余。不仅如此,小约瑟的十字架仍留在车子里边,上面有小约瑟的指印。依据太充沛,他们只好承认了。

这3个凶手都是巴西的特种差人。尽管全世界言论大哗,纷繁斥责他们的罪过,特种差人总监却替他们辩解,他暗示漂泊儿童已是治安的毒瘤,差人的行为多多少少有一些替天行道的含义。对许多巴西的有钱人而言,他们赞同差人总监的主意,他们只期望里约热内卢亮光洁净,至于孩子们为何漂泊,他们无心干预。

差人总监的太太就是这样一位典型的对漂泊儿童漠然置之的人,她们全家住在一座大厦的第50层,公寓里安静而舒畅,她无法幻想露宿街头是怎样一回事。她的儿子每天由一位差人开车送去上学,很少看到和他年岁差不多的漂泊儿童。

在差人总监宣布电视说话的第二天,总监夫人收到一封限时信,信里是这样写的:

夫人:你的儿子血型是A型,但你无妨打电话去他出世的医院查检查,终究他出世时挂号的是什么血型?

夫人马上打电话去查,医院一听是她打电话来,从速用电脑查询,查出来却是B型。

尽管夫人对这个突来的资讯较为疑惑,但她决议暂时不睬它,她的儿子很像她,也像他爸爸,应该不会弄错了吧。

但是她又收到了一封信:

夫人:你的儿子是没有胎记的,但是你无妨去查查出世记载,看看其时右手腕上面有没有胎记的记载。

夫人从速打电话去问,意想不到的是:孩子出世时,在右手腕的上面的确有一个胎记。

夫人简直魂飞天外了,她还不敢通知她老公。但是第三封信又接二连三:

夫人:咱们贫民是常常换孩子的,我的哥哥将他才生下的儿子和你的儿子掉了包,这也不能怪他,他太穷了。

我哥哥和嫂嫂一直对你的儿子很好,嫂嫂底子不知道这件事。惋惜的是:他们都病死了,要是有一点钱的话,他们应该仍活着的,但是他们一直没有看过任何的医师。现在你的孩子已是街上的漂泊儿童,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这一下,夫人决议马上通知她的老公。

差人总监命令全市的差人在首都遍地打开搜索,他们受命要找13岁左右,右手腕上面有胎记的男性漂泊儿童。

差人并不知道为什么要找这么一个小孩子,他们认为要找一个罪犯,所以找的时分当然也是粗鲁之至。最终他们竟然找到了两个有这种胎记的男孩子。

差人总监亲身出来看这两个孩子,孩子惊骇之至,他们认为这次一定是死定了。

而差人总监看到这两个又瘦又脏又无教养的孩子,他的直觉反应是我的天啊!这怎样会是我的儿子?

就在差人总监优柔寡断的时分,他的部下说有人坚持要请他听电话,电话里对方通知他应该去查一下记载,有一个被差人拖上车打死而弃尸的男孩,大约13岁,并且右手腕上面有个胎记。

差人总监当场昏了曩昔,醒来今后,他已神志紊乱,看到男孩子,他就会去抱,口中念着:我的儿子,他当然只好退休了。

总监夫人倒很冷静,她将这两个孩子送进了一个收容所,对她现在的儿子,依然视同己出,一点点没有改动情绪,不仅如此,她还投入到救援漂泊儿童的工作中,每天都为这些不幸的孩子不遗余力。

两个月今后,总监夫人又收到一封信。

夫人:咱们没有掉包你的儿子,你能够定心。

我是个电脑专家,我简直能够侵入任何一台电脑,也简直有才能修正任何的材料,你儿子的材料,被我改过了。

你能够去查当年存入磁带的材料,我无法更改那些材料,你会发现你的儿子血型是A型,也没有胎记。

我的一位朋友看到了被杀孩子的材料,又看到你老公在电视上的说话,咱们决议让他尝尝自己孩子被杀的味道。

  。咱们看到他疯了,也很伤心。

咱们对你救援漂泊儿童的善行甚为敬佩,因而决议通知你工作的本相。

总监夫人看完信,心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但是她并不太激动。

已是夜间,她走到了阳台上,她知道楼下的街上,许多孩子没有父母的照料,并且还要忧虑有人会来杀戮他们。她放开了信,信在风中,慢慢地从50层高楼上飘了下去。

总监夫人拿过一个十字架,亲吻了十字架上的耶稣,祈求说:耶稣求你保佑在街上睡觉的我的孩子们,他们假如做了坏事,也不能怪他们,无论如何,至少不要让任何人杀戮他们,也求你保佑我身体健康,让我明日能持续去为我的孩子们效劳。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