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诈察人不可取

165次浏览 已收录

  不要站在品德的制高点上俯视他人,也永久别去检测人道。

贞观初年,有人上书恳求铲除朝中奸臣。唐太宗说:我认为我所委任的都是贤臣,你知道谁是奸臣吗?那人答复:我也不能确知谁是奸佞。请陛下伪装发怒,以试群臣。若能犯颜直谏者,就是正派之士;若阿谀奉承者,就是奸佞小人。唐太宗说:流水清浊,在于源头。君主乃政令之源,臣民犹如流水。君主使诈,却要臣子正派,就比如源头混浊而期望流水明澈,道理上说不通。所以,唐太宗就对上书的人说:我要使诚信大行于全国,不想用诈术教化民众。所以不能采用你的定见。

  。

那个上书人的点子,说好听点叫打听,其实就是诈术,预设骗局,引诱取证,意图不外乎是查验对方良知的真伪和品德的高低。在民间,这或许算不上什么原则问题,在战场上也是习以为常的兵书,所谓兵以诈立;但在政坛和职场,这样的手段就不行正派,乃至有些阴损,不只会带坏习尚,还会留下难以弥补的后遗症,收到的是一时之功,失掉的却是长远之信。好在唐太宗不模糊、有主意,从源和流的关系上认识到诚信的重要性,回绝用诈术检测朝臣的忠奸。

在历代帝王中,雍正一向为人诟病的是就他心术不行光明磊落。雍正即位之初,忧虑宝座不稳,有些捕风捉影,所以大兴间谍机关,暗里派人四处侦查,就连坊间细故也要上达,所谓密折奏报,说穿了就是探听私密情报。据清人昭梿《啸亭杂录续录》记载,这年元旦夜,状元身世的王云锦在家同亲朋斗纸牌,玩了一瞬间,发现少了一张。第二天上朝,雍正问他昨夜有何消遣,王云锦照实答复。雍正听了笑着说:不欺暗室,真状元郎。说着,他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纸牌,正是王家昨夜丢的那张。幸亏王云锦没有说谎,也没说什么雍正的坏话,不然等候他的恐怕就不是笑脸了。

雍正的功过自有公论,但用这种阴招察人,实属下策,难怪其时的将相人人自危,后世的士人也多有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