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丑”难分

59次浏览 已收录

  美就是美,丑就是丑,昭昭然,边界清楚。国际上可没有这样肯定的事儿。而美中包含有丑,丑中涵纳着美,这倒似乎是事物的一种常态。

鸟儿恐怕是没有人不爱的。不用说在那和风轻拂的春日,或烟雨迷蒙的夏日,或花飘燕舞,或鸢飞鱼跃,似写意画般勾勒出一幅幅赏心悦目的图景;更有,或高唱,或低啭,鸟儿那极尽曼妙悠扬的歌喉,无不让人如痴如醉。

可是,最近看了一篇文章,这美丽的鸟儿却让人看到了它耸人听闻的一面。

前些年的SARS犹让人心有余悸,而甲型H1N1流感又在国际范围内盛行,还有时不时皆能够见其身影的禽流感,当然还有随时可遇的一般伤风等。可它们的元凶巨恶病毒又是怎样传达的呢?专家在所编撰的文章中说,所有这些流感的病毒,鸟儿居然是最大的宿主。

鸟类一般一起携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流感病毒,它们的体温等适宜的条件,使这些病毒得以将其基因混为一体。之后,这些分化、重组好了的流感病毒便从鸟类传染给哺乳动物,包含猪、马和人类。流感病毒还会从鸟类的消化系统转移到人类的呼吸道里。

不曾想,给人类带来如此严重灾祸的,竟会是这些平常看起来光鲜美丽的鸟儿。

许多东西在展现其美的一面时,它也会自觉不自觉地将丑恶的一面硬塞给你。

  。说这些,或许会让人觉得非常沉重,但万花筒般的国际也会让你看到一些使人轻松的工作。

国际间,最丑恶、最让人怨恨的昆虫莫过于被称为四害之一的蚊子了。在你疲惫不堪欲得到一份安静时,它却无休无止地在你耳边嗡嗡嗡叫个不停,直让你翻来覆去,心慌意乱。而且对你下毒口,吸食你,吸你血,可能让你患病,得疟疾、登革热、脑炎、丝虫病等。

可人类也有不沉着的时分,为了本身生计和开展,也总是在无孔不入地延展扩张。当然,连酷热反常的赤道热带雨林区域也不曾放过。可是,人类终究未能在那儿扎下根来,因而也就使得地球上有了一片最终的原始之地。

赤道热带雨林区域现在有着地球上品类最茂盛的生物。什么蝴蝶啊,蜻蜓啊,甲壳虫啊,以及菌类、蕨类几乎就是开了一个包罗万象的动物和植物的浩大博物馆。

而为了使得这博物馆里的东西不致遭受损坏,终年对人类不懈地打狙击战的就是蚊子。那儿的蚊子特别多,也特别强悍凶狠。人一旦到了赤道热带雨林区域,闹闹攘攘的蚊子就会猛扑上去,死叮乱咬。去那儿的人几乎没有不抱病的,乃至还有生命危险。所以人们不敢再进入这块奥秘而阴险的土地了。

是丑恶的蚊子捍卫了这地球上的最终一块圣地,维护了数以亿万计的珍惜的生灵和植物。这奇丑的小东西在让人咬牙切齿之余,却在不经意间,为人间坚持住了一份大美。

美丑难分是一种客观事实。但并非是说人们就能够没有对错概念了,就能够杂乱无章为所欲为了。而是说咱们在面临多样化的国际时,要有一个杂乱善思的脑筋,要辨明事物的主次。主,不能够无限扩大;次,也不能冷酷无视。而是要让它们各行其是,各得其所。

这样,国际就会纷乱多姿,就会五光十色。呈现在人们眼前的也就会是一个充溢无限活力而又调和一致的大国际大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