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后的中国年轻人

117次浏览 已收录

  北美最有名网站之一文学城刊登我的书《软才干在比赛中胜出》的广告,让我很意外。一,这书出版了一年多了;二,作为作者,我压根儿不知道这件事。若不是我上网亲自读了,都不敢相信。

一位朋友读了广告后,和我谈了其美国导师的观念:20年后我国年青人会丢了我国人现在的硬才干,崇拜各种明星,不愿献身科学,不再以学术研究为荣,聪明优异的学生都去学金融法则等赚钱的专业;而美国人因为都知道到硬才干(例如数学)不可,进行教育改革,20年后不但坚持了其软才干即非专业才干的优势,而且在硬才干上赶上我国人。

这个美国导师的观念,其实在我国大地上许多当地出现了征兆,成了既定实践。比如,许多我国人扔掉原本很强的硬才干不用,一窝疯地去读MBA,完全不论自己是否适合做企业领袖。

  。

最近,一位在一个小得不能再小我从来没听说过的美国中部B-school的我国留学生托同学请我帮找作业。我不知这留学生是否知道:别说是留学生,就是美国人在那样的商业学校毕业,在纽约这样比赛剧烈的当地,机遇也等于零。而且他学的是出资,那就更别提了。华尔街出资公司对B-school学生的挑剔是空前绝后的。他们一般更喜欢某专业高手做出资分析或买卖。

举个比如吧。

  。假设华尔街投行想找对化学公司或高科技做出资分析或买卖的雇员,他们不会去B-school而是找一个化学博士研究生或懂technology的人。除非你B-school之前在化学或高科技公司作业过或有这方面的专业文凭。换句话说,假设你有某种专业的硬才干又具有投行这职场的软才干(例:tough),你能够直接进入美国投行做你专业方面出资分析或买卖。

每次回国,都有人问我:你本科学哲学而研究生学的是社会心理学,怎么能进入美国银行作业?我了解他们为什么问这问题。因为他们不知道在美国银行里真正学金融的不多,大多数都是从各种专业毕业出来的。我因为在美国读社会心理学专业要学许多核算知识,银行看中我这一点。我前两年的大老板是学气象学的。在美国学金融毕业在银行或公司里许多都是做finance,比如预算、财务。在美国金融界里,许多是学工程或物理毕业的。因为金融实质上是一个大工程,而学工程或物理的人一般很简单了解金融,而且这些人往往数学好。

北美文学城登出《软才干在比赛中胜出》广告后,一位朋友告诉我,她知道策划这广告的图书公司。我天然请她代我传达谢意。效果策划人给我来伊妹儿:这是可贵的一本好书。虽然在文学城上做商业新闻很贵,从经济效益上看我们是亏钱的。但是,从社会责任上看是有利的。这也是《软才干》这本书的精力地址。我们公司是一个文明产品公司,考虑经济效益当然重要,但一同还要重视更深层、更重要的社会责任和社会公义。

身为作者,我在感谢该图书公司的一同,让我联想到那位美国导师的观念。国内学术腐败,学位含金量大大下降,学校和家庭教育都忽略软才干的培养,而年青人在选择学业和职场时又很简单盲目,放松了我们我国人历来侧重的硬才干堆集,其效果是很令人担忧的。

现在我国家庭大都是独生子女,在优胜环境中长大,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在游戏和网络中过日子,大多数根柢不或许有喫苦和巩固特性。20年后,我国年青人硬才干的广泛下降是完全或许的。而社会责任和社会公义这样的软才干,就社会文明而言又很难成为我国公民广泛的基本素质。

与其一同,我国文明和系统没有从微观上促进公民软才干的机制。比如,仅高考分数优异而不考虑考生人品就可进北大清华名校。而众所周知,仅学习优异是不能进入哈佛这样的美国名校的。现在,美国教育改革锣鼓喧天,各大电视台每日报道EducationNation,奥巴马总统亲自促进。假设这场教育改革成功的话,那位美国导师的预料20年后会变成实践。

阳光卫视董事长陈平在承受亚洲周刊专访时谈到年青一代的我国人。我把其言摘录在此,算是本文结束。

我比较绝望。我以为会有一个非常严峻的实践:老龄化;年青一代在过于溺爱的环境中长大,没有手足之情,自我中心,极点自私,一同又缺少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包括缺少自我责任感。是我们和我们的上一代,对不住后代。

因为他们面对的情况,他们地点的环境,不是他们能够选择的,是我们强加给他们的。我们这几十年的展开,是以极高的社会资源和环境本钱为价值,八零后、九零后,从前都是小公主小皇帝,千般宠爱集于一身,干嘛要想我国往何处去啊!

但是,从今天往后,我们留给他们的资源是那么的少,我们加给他们的责任又会那么的多,而我们给他们的机遇又那么的少,而又没有给他们心理上承受这些压力和责任的准备,怎么会不想呢?

我们和我们的上一代,自以为在创造,但其实我们在挟制下一代的未来,我们把未来消耗掉、透支掉太多东西了。我们给了他们不应给的过多的溺爱,一同,又透支了他们的未来生计展开机遇;我们掠取了他们的手足之情,又要求他们承担他们承担不了的责任──我们以为我们在展开经济,但其实我们在损坏他们安居乐业的环境。我们建了这么多高尔夫球场,糟蹋掉这么多资源,我们对得起他们吗?我们宠坏了他们,又掠取了他们。下一代,在充分得到我们的溺爱的一同,他们有理由仇视我们。

所以我一再想呼吁,我们急忙转型,给我们的后代,和我们现已对不住的八零、九零后,留一些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