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的礼物

185次浏览 已收录

  一位老友的女儿,寄来她在报上宣布的一篇文章给我看。内容是写她十几岁的儿子在幼年时亲手雕了一对烛台送给她,做母亲的当然是万分喜爱。儿子逐渐长大了,有一天,他发脾气,随手拿起一只烛台扔向母亲。母亲于吃惊与盛怒之下,捡起地上的烛台,竟连同柜子上的另一只一同扔进垃圾桶。

  。儿子怔在那里,怨怒的目光似乎在说:你扔吧,给你的东西,你爱怎样扔就怎样扔。第二天一早,她懊悔了,去垃圾桶边想把烛台拾回来,却已被清洁工拾掇走了。

她心头感到无比的刺痛,尤其是想起儿子其时雕琢的那番心意和所花的时间。她叹气道:为什么夸姣的东西,总是在失掉之后才觉得分外心爱?

看着她的文章,我止不住泪水涔涔而下。我感受于母心之苦涩,也懊悔自己既不是一个孝顺关心的女儿,又不曾扮演好母亲的人物。现在垂暮之年,任纵横老泪也冲不去心头的伤痛。

和作者相同,我也有一件儿子送的礼物,那是他在童年时用火柴棒搭起来的立体高兴二字。那真是小巧玲珑、巧夺天工。我是那么爱惜它,把它放在玻璃橱最稳妥最显眼的当地。年复一年,火柴棒的红蒂头褪色,骨架因胶水逐渐掉落而松懈了,它已不能竖起放,我只好把它当心肠收在一只盒子里。几度搬家,我总是当心肠带着它。现在,它就放在床边书架上,我常常端起盒子细看,真不能信任这是儿子的创作。悠悠二十年年月的痕迹,都刻在那一根根带有微尘的昏暗火柴棒上,而它所给予我的是一份诚挚的高兴。我心里有太多的感谢,也有太多的慨叹。

记住那个深夜,他把房门关得紧紧的,亮着灯不睡。我认为他在偷看从摊上借来的脏兮兮的小人书,几回敲门催他睡,他仅仅不睬,我气得一夜未睡好。次日早晨他上学了,却见书桌上端端正正摆着这件精美的手艺,边上一张卡片上写着:妈妈,给你高兴。我的感动无法名状,我真是高兴了很多时日啊!

他逐渐长大了,咱们母子时有争持,他曾愤恨地出走,数日不归,我守着虚掩的大门,焚膏继晷,看着高兴二字泫但是泣。当然儿子并没像这位朋友的孩子那样,拿起自己做的手艺扔向我,但他对我爱惜这件礼物所体现的无动于衷,却使我心酸。每次央求他修补一下火柴棒的骨架,他总是掉以轻心肠再三延迟。我了解这是无法牵强的,韶光不会倒流,幼稚亲情不复可得。儿子成人了,我已老了。当年母亲说得对,一代归一代,茄子拔掉种芥菜,母亲那时已知代沟无法跨越了。

我再想想这篇文章的作者,我是看着她长大的。她在初中时,每周两次放学后,带了两个弟弟,背着书包到我家来读古文。他们专心的神态都还在眼前,一会儿他们也将近中年了。她现在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也尝到了做母亲的味道。但在给我的信中,她仍诙谐地说:母亲来时,总是事事看我不顺眼。这就是两代的不同吧。

其实在我心目中,她母亲是个新派人物,对子女的教育极为开通,不像我对儿子的管束是一个钉子一个眼,无怪会引起他的恶感了。

几年前,她和双亲同来我家小聚,她的娴静、沉思和谈吐的高雅,总使我想起她少女时代的无忧神态,怎样她今日也会为母子偶尔的抵触而恼怒呢?

她在文章结束时说:期望儿子生长为一个有用而高兴的人。足见母心虽然苦涩,却是永久满怀期望的。

她道出了全国父母心,也给了我一份温暖与启示。

我也不再为儿子送我的那一对骨架松懈的高兴二字而感受万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