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士消怒法

65次浏览 已收录

  日子中,动辄发怒者,即便不连累别人,亦会祸患本身。

  。为此,古代的许多名士,都有自己的抑怒解愁之术。

悬联警怒。林则徐性格刚烈,后来知道发怒不只无用,且常给小人制作托言,所以在书房挂一条幅,书警怒二字以克己,并于厅堂悬一对联: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上联自我警示应斤斤计较,下联自我劝诫要无畏忘我。

写字散气。韩愈在《送高闲上人序》中说,草书我们张旭,写字不为练技,仅以此抒情情感,或不平有动于心,必以草书发之。韩愈赞曰,此法简略有用,如握笔草书尤其是狂草,写字前所发之肝火,皆移向笔端,流向书面而散失。

佩韦缓气。《韩非子》载,春秋时,魏国邺令西门豹为战胜性格急躁的缺点,便佩韦以缓气。韦是熟牛皮,取其质地柔软的特性以自戒。每逢脾气发生,即用手抚之好久,怒则消除。

弈棋息怒。明代郑王宣在《昨非庵日撰》中记载,督查御史李纲性急,但酷嗜弈棋。逢下棋,性格即趋于慈祥、宽缓。其家人每见其躁怒,遂将棋盘置于其前,其面颜马上改观,取子布局,肝火云消雾散。

赏花破怒。南宋诗人陆游终身崎岖,却活到耄耋之年。他平常爱莳花、赏花。每身处窘境,为排解心中愁怒,就去赏花,放翁年来百事惰,惟见梅花愁欲破。

画竹忘怒。清代的郑板桥,任范县、潍县知县时,郁郁不得志。当受上司讽压,肝火来时,他便铺好宣纸,提笔画竹,以忘所怒。尤其在他因助农人胜讼及处理赈济开罪豪绅而罢官后,画竹更成为他晚年排怒解愁的首要方法。

著书释怒。司马迁说:诗三百篇,大略圣贤发奋之所为也。清代戏剧家李渔说:予无他癖,唯有著书。忧藉以消,怒藉以释,怨言不平之气藉以根除。喜怒哀乐,皆成文章。